• 周口市木黄化工公司

陆羽:一个相貌丑陋的弃婴,半生漂泊却写下隐逸洒脱的《茶经》!

关键词:陆羽,一个,相貌,丑陋,的,弃婴,半生,漂泊,却,

733年秋,一个普普通通的清晨。 智积禅师推开龙盖寺的大门,望着东方天际微微泛白,随口吟诵道:餐六气而饮沆瀣,漱正阳而含朝霞... 他沿着小路向山下走去,一边吐纳一边默念早

  • 733年秋,一个普普通通的清晨。

    智积禅师推开龙盖寺的大门,望着东方天际微微泛白,随口吟诵道:餐六气而饮沆瀣,漱正阳而含朝霞...

    他沿着小路向山下走去,一边吐纳一边默念早课。秋露打湿衣袖透出丝丝寒意,有种少时苦行求法的感觉。

    或许,这就是人世间的温度。

    老和尚走到古雁桥边,看见有个小孩在玩耍。

    他环顾四周没发现大人,估计是去小树林放水了,因为桥头的告示栏里写着:在此大小便者死全家!

    智积怕被误认为人贩子,没敢冲小施主打招呼,只是嘀咕道:这当爹妈的心真大,也不怕孩子掉进河里。

    慈悲胜过忧虑,人人皆是高僧。

    智积转身朝小孩走去,准备普及幼儿安全教育。借着蒙蒙亮的天色,他渐渐看清一张奇丑无比的小脸。

    所有美好童真的词汇,都无法用来形容眼前的小孩。那些粗鄙恶俗的称谓,对未经人世的幼儿又有些残忍。

    三岁小儿的脸蛋冻得发紫,五官长相显得更加怪异。智积禅师问他爸爸去哪了,哼哼唧唧也听不懂回答。

    禅师伸出干枯的大手,拉着他走向桥头空地。小孩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恐,直到冰凉小手被温暖后才略微平复。

    天神献玉女于佛,欲以试佛意、观佛道。佛言:革囊众秽,尔来何为!

    图片

    人身不过是副臭皮囊,智积禅师并未放在心上。

    他在竟陵城中办完事情,沿着原路返回龙盖寺。走到古雁桥头时,一大堆人像围观车祸现场般议论纷纷。

    路人甲:这孩子被父母遗弃了啊。

    路人乙:估计是嫌长得太磕碜。

    路人丙:长得丑就算了,还是个哑巴。

    路人丁:不是哑巴,人家只是结巴。

    路人戊:唉,太可怜了。

    路人己:你领回家给碗饭吃呗。

    路人庚:算求,我连自己娃都养不活。

    智积禅师透过人群缝隙,看见早晨遇到的小孩。他紧紧抱着告示栏的木桩,被众人吓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有位大娘走到跟前,拍干净小孩衣服上的泥土。随手打开背上的包袱,里面除了几个馒头还有片小布条。

    好心人,求收养!

    没有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,没有姓甚名谁和生辰八字,好像不是由爹妈精血结胎,而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

    眼耳鼻舌身意,六根取外境六尘。众人占据道德高点进行强烈谴责,掩饰着因长相丑陋而不愿领养的本意。

    智积禅师悲然长叹,走过去拉起孩子的小手,并对众人说道:阿弥陀佛,此儿先由老衲带回龙盖寺吧。

    不知何许人,有仲宣、孟阳之貌陋,相如、子云之口吃。

    图片

    寺庙是修行场所,不是孤儿疗养院。

    唐玄宗沉醉于开元盛世,封禅泰山后更是气吞寰宇,拒不承认还有六亿人口未脱贫(见秦岭一白.李隆基篇)。

    智积禅师等不到失主认领小孩,也没有救济机构前来接收,只能将他送到隔壁村子,让好友李公代为照养。

    老李诗书满腹当过幕僚,辞职后跑到龙盖山开馆教学。

    他刚给女儿办完周岁宴,成天抱在怀里喊着心肝宝贝。看着智积送来的丑陋孤儿,不禁觉得心有戚戚。

    两三岁的孩子,原本正是享受父母宠爱的年纪。命运已经给他一张难看的脸蛋,却还要烙上遗弃的印记。

    相貌是先天秉性,俗众却喜欢以貌取人。

    心志是后天培养,全由亲情和书本熏陶。

    老李不靠颜值吃饭,坚信读书可以改善命运。想起日后异于常人的艰难坎坷,他准备开展送温暖活动。

    我女儿叫季兰,那你叫季疵好不好?以后她管你叫哥哥。

    图片

    五年过去了,没有人寻找季疵。

    村里的孩子嘲笑他长得丑,连爹妈是谁都不知道。季疵结结巴巴的说话不利索,每次全靠季兰怼骂回去。

    李公将两个孩子拎回家,罚写一百遍生字才让吃饭。等到晚上睡觉时,所有不快已经被欢笑声冲淡许多。

    老李望着睡熟的季疵,叹息道:人丑就该多读书,话糙理不糙啊...

    他将季疵带进课堂,也不管能不能听懂高年级课程。只要将儒典义理灌进心田,迟早会激发出傲然心志。

    这段岁月,或许是季疵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

    李公夫妇,拿他当亲儿子看待。

    读书认字,消融他的孤苦身世。

    貌丑口吃,没有衍生极度自卑。

    玩伴季兰,好想期待青梅竹马。

    如果这样生活下去,季疵会拥有平淡喜乐的人生。但是老天要让他名留青史,所遭受的苦难还远远不够。

    季疵九岁那年,李公决定带着妻女搬回老家。他看着一箱箱行李被装上马车,却再也找不见自己的位置。

    老李将他还给智积禅师,离别前叮嘱要好好读书。当马车轱辘转动那一刻,季疵感觉像被丢弃在古雁桥头。

    季兰的哭声随风消散,季疵默默念叨着:始三岁,惸露...

    图片

    读书在于融会贯通,佛法讲求克制心性。

    智积和尚拿季疵当块宝,认为他天生没有亲缘羁绊,修炼断舍离大法能快人一步,还准备收为关门弟子。

    季疵拿龙盖寺院当根草,他天生缺少世俗情爱温暖,无需用断舍离来证道,反而渴望儒典中的义理人伦。

    禅房内,智积滔滔不绝的讲解六字真言,正要总结佛法浩瀚无边时,看见季疵趴在桌上盯着茶炉发呆。

    智积:我在上面累死累活,你在下面一动不动!

    季疵:哦嘛利嘛利呗呗轰,我以前和季兰唱过。

    智积:孽障!是嗡嘛呢叭咪吽。

    季疵:无所谓啦,考试又不考这些。

    智积:你跟我出家礼佛吧。

    季疵:我只想跟你学煮茶。

    晨钟暮鼓的寺院生活,季疵只对煮茶感兴趣。一片片干瘪的茶叶被投入沸水,煎熬翻滚之后就会满室飘香。

    智积用清茶招待各路访客,从山野隐士到达官显贵,从文人才子到商界巨贾,纷纷来到寺院探求终极三问。

    禅师想借此开化季疵,让他明白佛法才是超脱大道,季疵看到的却截然相反:原来人生还可以这般鲜活。

    九岁学属文,积公示以佛书出世之业。

    图片

    或许,真正适合出家的只有三种人。

    一张白纸,未被世事熏染的幼儿。

    历经红尘,看破世事而遁入空门。

    本心向道,不恋世事愿苦修教义。

    其他方外之人,皆是像你我这般图谋生计。

    智积禅师见季疵冥顽不灵,掏出刮胡刀要给他剃度。季疵撒丫子跑到殿外,当众叫嚣着做和尚是大不孝。

    季疵:终鲜兄弟,无复后嗣,染衣削发,号为释氏,使儒者闻之,得称为孝乎?

    积公:善哉!子为孝,殊不知西方之道,其名大矣。

    公执释典不屈,予执儒典不屈。

    真是孽障啊!

    智积收起我佛慈悲的笑容,朝着捡回来的孤儿释放大威天龙,他要用降妖除魔的绝技让季疵认清形势。

    越是富丽堂皇的场所,背后的脏苦累活越多。季疵从种子选手沦为小童工,逐个体验龙盖寺的打杂业务。

    扫庭院、冲厕所、踩着淤泥刷墙、背着瓦片上房、还要负责三十头牛的日常起居,经常把自己搞得臭烘烘。

    公因矫怜抚爱,历试贱务,扫寺地,洁僧厕,践泥圬墙,负瓦施屋,牧牛一百二十蹄。

    智积远远望着忙碌的季疵,叹息道: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啊...

    图片

    回头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头。

    孤儿身世,没有父母至亲的关爱。

    相貌丑陋,没有同龄好友的玩伴。

    口吃结巴,没有肆意畅谈的倾诉。

    退一步,克制心性闭守佛门青灯。

    进一步,融合学识体验开放人生。

    季疵感觉世界没有温度,唯有书本可以温暖内心。即便活成别人眼中的异类,也要拼力掌控自己的性和命。

    他没钱买纸笔,也没时间蹲在校门外蹭课,只能放牛时用竹棍练习写字(无纸学书,以竹画牛背为字)。

    每次看见读书人经过,他就拦路请教不认识的生字,偶尔还会获赠几本旧书(问字于学者,得张衡南都赋)。

    张衡写的汉赋,当年连喷子也无处下嘴(见秦岭一白.张衡篇)。

    季疵很多字都不认识,却像上课的学生般正襟危坐。他装模做样捧起书本,冲着吃草的母牛们呜哩哇啦。

    不识其字,但于牧所仿青衿小儿,危坐展卷,口动而已。

    智积禅师听说后,被季疵的愿力所感动。第二天就将他关在寺内修剪草坪,以免受到佛经以外的学术荼毒。

    季疵扛着大剪刀干活,还要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(恐渐渍外典,又束于寺中,令芟翦榛莽,以门人之伯主焉)。

    他一边修剪草木一边默诵儒典,动作慢点就挨鞭子(或时心记文字,懵焉若有所遗,主者以为慵惰,鞭之)。

    季疵哭泣不是因为挨打,而是忧心“岁月往矣,恐不知其书”。

    监工和尚以为他闹情绪,甩起鞭子往死里抽,直到鞭子折断才罢手(主者以为蓄怒,又鞭其背,折其楚乃释)。

    这一次,季疵没有呜咽不自胜,他夜里翻墙逃出龙盖寺。

    图片

    万千灯火,何处才是我的家?

    11岁的季疵又变成孤儿,恍惚中走到古雁桥边。当年还有智积禅师收留,不知以后的生活着落会在哪里。

    他坐在桥头空地上,用自学的《易经》试着占卜。本想略窥前程运势,结果发现卦象极其适合做名字。

    耻从削发,以《易》自筮,得《蹇》之《渐》曰:鸿渐于陆,其羽可用为仪。

    丑孩儿名叫季疵,季疵就是陆羽。

    天亮后,陆羽走向竟陵城,准备找份工作养活自己。戏班子正在街上招人,瞧见他就像是行走的活财神。

    陆羽:你...你...

    班主:你什么你!你要找工作嘛。

    陆羽:我...我...

    班主:我什么我!我是戏班老板。

    陆羽:嗯...哦...

    班主:今天签合同,明天就上班。

    应聘者:我们比他来得早啊?

    班主:早有毛用,你们又没他丑。

    应聘者:长得好看也有错吗?

    班主:我招丑角,他能节省化妆经费。

    花旦小生翩翩飞下舞台,陆羽顶着滑稽妆容亮相。看客们被逗得前仰后合,又勾起他对先天相貌的自卑感。

    貌丑口吃却能通晓经典,戏班众人对他刮目相看。这位自幼孤苦的少年郎,渐渐品尝到后天学识的尊重感。

    著《谑谈》三篇,以身为伶正,弄木人、假吏、藏珠之戏。

    图片

    作丑,是大众喜剧的起点和本质。

    陆羽不敢丑化观众,更不敢随意嘲讽时政。只能从凄惨经历中寻找笑料,逗乐衣食父母的水平越来越高。

    智积禅师得知季疵的消息,匆匆下山想将他带回寺院:念尔道丧,惜哉!今从尔所欲,可捐乐工书。

    陆羽朝着大师磕了三个头,画好丑角的嘴岔后转身登台:从今往后不重复过往的路,也不重复那些痛苦!

    老和尚伸出干枯大手,却没能拉起古雁桥头的孤儿。

    陆羽跟着戏班子四处巡演,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。昔日灌进心田的儒典义理,与实践结合而开枝散叶。

    自从唐玄宗当选曲协主席,戏曲行业的高潮不断。无数热钱和人才疯狂涌入,让陆羽见识到风口的力量。

    他写出近万字的《谈笑》剧本,上演两年依然场场爆满。

    陆羽成为戏班的首席编剧,更是业内公认的传奇少年。诗词乐画技艺与日俱增,唯独颜值水平每况愈下。

    同事们三五成群的寻欢作乐,陆羽宅在屋内读书写字。感觉有些困倦时,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茶炉边发呆。

    一片片瘪丑的茶叶投入沸水,煎熬翻滚之后就会满室飘香。

    图片

    天宝年间,竟陵举办大型歌舞晚会。

    主管部门聘请陆羽担任编导,负责向帅哥靓妹们传授表演技巧(郢人酺于沧浪,邑吏召予为伶正之师)。

    新任太守李齐物前来视察,看到彩排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,对相关领导的辛勤付出给予高度肯定。

    老李:那个小演员咋这么丑!

    秘书:大人,他是请来的编导。

    老李:什么?看着还未成年啊。

    秘书:今年好像才16岁。

    老李:你们确定没有搞错?

    秘书:丑出境界的只有这一位。

    李太守将陆羽喊来谈话,越聊越觉得此人心志非凡,忍不住一只手拉着他,另一只手搭在背上轻轻拍抚。

    大家觉得很有仪式感,比握手作揖显得平易近人,从而成为打招呼的新风尚(捉手拊背,汉沔之俗亦异焉)。

    老李听完陆羽的心路历程,感觉呆在戏班过于屈才。不光赠送个人全套诗集,还给火门山的邹校长写推荐信。

    李齐物没啥了不起,他爷爷是开国元老李神通。

    陆羽常年坚持不懈的读书,终于遇见平生第一个贵人。这场跨越皮囊的思想交流,将他送入大唐贵族圈层。

    桥头孤儿、寺院杂役、戏班丑角、官府伶师...,短短十几年的悲苦人生,只有书本始终温暖着陆羽的内心。

    见异,负书于火门山邹夫子墅。

    图片

    以财交者,财尽则交绝。

    以色交者,华落而爱渝。

    唯以心交,方成其久远。

    陆羽的心思全在学习上,挤不出时间捯饬自己。老邹积攒大半辈子的学识,像灌顶般传给最丑的学生。

    文人政客们前来游学,邹夫子带着陆羽热情接待。相貌和才华的强烈反差,给每位访客脸上写满震惊。

    诚然,读书才是世间最公平的事情。

    襄阳太守李憕,赠白驴、乌犎牛一头。

    黄门侍郎卢生,赠文槐书函一枚。

    礼部郎中崔公国,与之游处三年。

    ...

    陆羽半只脚已经踩入上流社会,内心却愈加孤寂乖张,总喜欢跑到山野无人区晃悠(宜野人乘蓄,故特以相赠)。

    他将儒典义理融入骨髓,答应别人的事情再难也要做到(及与人为信,虽冰雪千里,虎狼当道,不愆也)。

    听见有人用荤段子调节气氛,陆羽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转身离开(凡与人燕处,意有所适,不言而去)。

    很多人摸不准他的脾性,只能解释为凄凉身世引发的交际障碍(为性褊噪,多自用意,人或疑之,谓生多嗔)。

    有一次参加宴会,主家有亲戚在宫里当差。席间吹嘘京城茶水好喝,煮茶前要加入葱姜枣等十八种调味品。

    陆羽当场讥笑道:斯沟渠间弃水耳!

    图片

    755年,安禄山在范阳起兵造反。

    唐玄宗带着杨贵妃率先开溜,太子李亨跑到灵武提前称帝,陆羽跟着浩浩荡荡的难民渡过长江躲避战乱。

    一百五十年的大唐盛世,淹没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里。陆羽自叹哀怜的身世,被国运大潮秒的渣都不剩。

    那一夜,古雁桥头挤满无数弃婴,还有看不见的孤魂野鬼。

    高力士,护送唐玄宗避难四川。

    颜真卿,担任二十万义军盟主。

    杜甫,投奔唐肃宗时被俘虏囚禁。

    张巡,死守睢阳城吃光树皮草根。

    (见秦岭一白.各人物单篇)

    北方大地血火冲天,南方凭借长江天险而相对安宁。陆羽在湖州妙喜寺寄宿时,遇见访友归来的皎然和尚。

    皎然在僧俗两界声望极高,对词曲茶道也颇有造诣。他祖上是南朝的谢灵运,开创中国山水诗派的扛把子。

    一个45岁的主持禅师,一个25岁的孤僻青年,俩人在寺院禅房喝了杯清茶,激发的思想共鸣声直冲云霄。

    予亦过江,与吴兴释皎然为缁素忘年之交。

    图片

    皎然和尚鼎力相助,陆羽在苕溪边搭起草庐。

    这方粗陋简洁的小天地,宛如乱世纷扰中的净土。皎然偶尔会带来挚交好友,焚香煮茶间畅谈玄妙奥义。

    每当夜深人静时,陆羽独自沉浸在黑暗里。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是茶道技艺、儒典义理、过往旧事?

    闭关对书,不杂非类,名僧高士,谈宴永日。

    有一天,陆羽像往常般前往寺院,上船时不小心撞到一位道姑,他抬头的刹那间好像看到了爱情。

    道姑:你没事吧?

    陆羽:我..我..

    道姑:我怕内力震伤你。

    陆羽:没..没事..

    道姑:你幸亏没撞到师父。

    陆羽:会..会..咋样。

    道姑:我师父姓闫哦!

    陆羽:隔..山打牛啊..

    道姑朝着陆羽笑笑离开了,陆羽顿时觉得莫名失落。他手扶船舷痴痴望着江水,隐约看见一张丑陋的脸庞。

    陆羽魂不守舍的走进妙喜寺,喝光三壶茶水也不发表意见,在皎然和尚的连番追问下才说出内心想法。

    老弟眼光可以啊,那位道姑应该是李季兰。

    李季兰就是李冶,和薛涛、刘采春、鱼玄机合称为唐朝四大女诗人,更是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奇女子。

    美姿容,神情萧散,专心翰墨,善弹琴,尤工格律。

    图片

    女神周围不缺男人,陆羽甘愿做只舔狗。

    李季兰写过很多郎情妾意的诗句,送给朱放、阎伯钧、萧叔子等帅哥,唯独漏掉提醒她多喝热水的陆羽。

    皎然和尚想找陆羽聊天,经常在苕溪草庐找不见人,只能在门扇上题诗《又双叒叕寻陆鸿渐不遇》。

    扣门无犬吠,欲去问西家。

    报到山中去,归来每日斜。

    同龄男青年早已喜当爹,陆羽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。李公当年预料的艰难坎坷,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。

    读书可以改善命运,是指扩充穷则思变的思维空间。若掉进单相思的情网里,唯有幻灭才是解脱之道。

    陆羽不愿意幻灭,甚至还抱有很大幻想。李季兰重病期间无人探望,陆羽不怕传染天天跑来给她讲笑话。

    女神非常感动,提笔作诗《湖上病卧喜陆鸿渐至》。

    昔去繁霜月,今来苦雾时。

    相逢仍卧病,欲语泪先垂。

    强劝陶家酒,还吟谢客诗。

    偶然成一醉,此外更何之。

    李季兰病愈之后,偶尔去陆羽的草庐喝茶品茗。当她见到气质儒雅的皎然,爱写情诗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    皎然和尚对女色没兴趣,对露骨的情诗更不感冒。他出于礼貌给李季兰回信,女神读完后觉得很不礼貌。

    答李季兰

    天女来相试,将花欲染衣。

    禅心竟不起,还捧旧花归。

    图片

    陆羽很受伤,直接开启暴走模式。

    他穿着藤鞋和粗布短衣,在山野之间奔走哀嚎。半生孤苦记忆齐齐涌上心头,天黑之后还得哭着往回走。

    往往独行野中,诵佛经,吟古诗,杖击林木,手弄流水,夷犹徘徊,自曙达暮,至日黑兴尽,号泣而归。

    皎然和尚站在草庐外,陆羽强作镇定的打招呼。俩人走进内屋也不说话,只有茶炉里的沸水声咕咕作响。

    皎然:听闻,龙盖寺的智积禅师茶艺高超。

    陆羽:嗯,老师父煮的茶汤色香味俱佳。

    皎然:为让你出家,他真的罚你干苦役?

    陆羽:少时孤僻,也伤老人家的心了。

    皎然:人生如处荆棘丛中,不动则不伤啊。

    陆羽:或许,积公当年是对的...

    皎然:我大半生痴迷茶道,想将她传给你。

    陆羽:为什么是我?

    皎然: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最有才华的朋友。

    陆羽:...

    陆羽的心情平静下来,再次沉浸在满屋典籍之中。白天去妙喜寺的茶园忙活,晚上在苕溪的草庐整理材料。

    风声雨声诵读声,声声入耳。

    茶香书香纸墨香,香香沁心。

   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苦修,陆羽的满身才学得到无尽释放。在他二十九岁那年,已经迈上人生成就的巅峰。

    《君臣契》三卷

    《源解》三十卷

    《江表四姓谱》八卷

    《南北人物志》十卷

    《吴兴历官记》三卷

    《湖州刺史记》一卷

    《占梦》三卷

    《茶经》三卷

    ...

    皎然和尚,正是陆羽的第二个贵人。

    图片

    763年,唐王朝平定安史之乱。

    朝廷派李季卿巡视江南,督促各地尽快复工复产。李御史喜欢品茗,所到之处邀请茶艺达人表演才艺。

    安徽的伯熊大师沐浴更衣,带着精美茶器现场泡制。繁琐而优雅的分解动作,引来众人连连拍手称赞。

    李季卿竖起大拇指:讲究!

    李大人走到湖州,听说陆羽被当地人奉为茶仙(鬻茶家以瓷陶羽形,祀为神,买十茶器,得一鸿渐)。

    他在茶店看见陆羽的塑像,买十套茶具就能享受送陆羽活动,买二十斤茶叶还有机会抽取限量版茶经。

    陆羽没有死后封神,那一年他才34岁。

    李大人邀请茶仙展示才艺,陆羽穿着茶园工作服就来了,随手拎着煮茶用的器具(召之,羽野服挈具而入)。

    老李皱着眉头,提醒道:陆君善茶,天下所知。扬子中泠水又殊绝,今二妙千载一遇,山人不可轻失也。

    陆羽没有搭理他,细心品尝煮茶要用的清水,还大声喊道:此为近岸江中之水,非江中心南零水也。

    老李的第一印象很不好,觉得他更像是故弄玄虚。派人重新去江中心取水,喝完茶扔下几个铜板就走了。

    茶毕,命奴子与钱。羽愧之,更著《毁茶论》。

    图片

    喝茶喝茶,喝的是茶还是逼格?

    唐代宗听闻陆羽才名,征召他担任太子文学。这位没有文凭的山野隐士,无法忍受官场束缚而辞职不干了。

    他浪迹于名山大川之间,甄别各地的水脉茶源。路过古雁桥头时,陆羽轻轻抚摸着告示栏的木桩纵情高歌。

    不羡黄金罍,不羡白玉杯。

    不羡朝入省,不羡暮入台。

    千羡万羡西江水,曾向竟陵城下来。

    没人知道他去过哪里,也没人知道他死在何处。孤寂人生的开始和结束,正如陆羽自传中的第一句话。

    陆子,名羽,字鸿渐,不知何许人...

发表时间:2021-01-01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